Bravery x RECOIL 終末挽歌

久久更新一次的地方。
MENU

【試閱】裡世界01-約束點 Self-disciplined 01-03

145.jpg

  約束點,湖上之雲海。
  無法分辨真偽,尤心藏有一隻魔。
  假惺惺的朋友,自以為是的夢想。

  所謂自由,如此痛苦。
  何時何地立足於眼前。
  只限如今,無非是你。
  未能察覺猶如幻化為泡影的火苗。




    ───試閱章節:
  prologue【楔子】:罪惡之間 Living in sin
  Chapter01:表演 Perform








  試閱01


  Prologue-楔子- 罪惡之間 Living in sin


  『喀噠、喀噠……』
  寂靜的大廳裡,她漫無目的地走著,鞋跟蹬在地板上,發出響亮的聲音

  經過昏黃燈光的長廊,她的視線掃過牆上一幅又一幅的畫作,眼神有些飄忽。

  走至長廊盡頭,來到了東邊大廳,她露出微笑。
  繼續往前走,她踏入了最後一個房間.罪惡之間。

  那裡有一幅美麗的肖像畫。

  栩栩如生的神韻,彷佛被賦予了生命般。
  在陰暗的燈光下,那精緻的眼睫毛不著痕跡地扇動了一下。
  「……我回來了。」她開口道。

  「辛苦妳了。這下,又可以繼續延長時間了。」一個溫柔恬靜的嗓音響起。
  她呢喃道:「可是,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吧?總有一天,還是會被發現的。」


  「不用覺得有罪惡感,不過,真的要小心啊。」
  「小心什麼?」
  「身邊親近的人。」
  「為什麼?」
  「相處久了,他們會懷疑呀。」
  「……」
  「時間到了,我要休息了。」


  那個華麗的框架當中,纖細美麗的人影再度靜止不動。
  她魂不守舍地離開了那個地方,繼續走,一直一直走,走向敞開的大門。



  試閱02


  Chapter01表演 Perform

  悠島國 岫坊市區 玖里大學 2016/2/21 PM-4:50


  『噹、噹……』中午下課鐘聲一響起,學生們各自收拾完東西,三三兩兩地離開教室準備去吃飯。
  冬城自然也不例外,一個上午的課,他早已饑腸轆轆了。


  此時班上幾個跟他較要好的同學走了過來,問道:「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吃飯?」冬城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框,「不好意思,我跟別人約好了。」

  「誒,這樣呀。」其中一位笑了笑,「好吧,那我們自己去囉。」
  「拜。」冬城點點頭,拎起包包逕自離開了教室。


  來到學餐外面,他一邊考慮中午該吃些什麼,一邊步入學生餐廳,朝固定的位置走去。
  只見座位上已經有一個少年在等他了,少年正低頭望著桌上的圖紙,手中的筆在紙上來回揮灑。

  「等很久嗎?」冬城走到那人對面,將書包放在旁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不會。」少年抬起頭,面龐清秀俊美,眼神冷峻。

  「不去點餐?」冬城指指他身後一個個的攤位,「不餓嗎?」
  「我現在靈感正源源不絕,別中斷我的思緒。」少年擺擺手,輕慢地道。
  「……」

  森下冬城,十九歲,就讀於岫坊市區的玖里大學。
  目前是大二生,身高一米七八,戴一副黑框眼鏡,看上去頗有些帥氣感。總是一副冷漠酷酷的樣子,可在情感上卻有些多愁善感。興趣是打爵士鼓。

  他所待的社團是熱音社,基本上在裡頭目前擔任老師,週三社團課時間會固定教幾位學弟妹打鼓。

  而坐在冬城對面的少年則是荻野垣琢。
  二十歲,身高一米七五,大三生,是冬城的學長。
  垣琢長的很秀氣,膚色白皙,過長的瀏海微遮住眼睛,穿著給人感覺十分纖瘦頎長。他性格相當多變,陰晴不定且極端,可以冷淡孤僻,也可以熱情聒噪。

  而他所待的社團是美術社,唯一興趣是畫圖。
  兩人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都熱衷於自己的興趣並且朝著專精的目標前進。

  「哥,最近學校傳得沸揚揚的那件事,你有什麼看法?」冬城平靜地問道。
  「沒有。」垣琢回答的迅速,顯然不想在這話題上放多餘的精力。

  「可是人莫名奇妙死掉了,兇手卻不知道是誰。」冬城迷茫地思考著。
  點完餐後,冬城拿著兩人份的餐點坐回位子上。

  過沒多久,垣琢從包包中拿出筆電,登入學校網站裡的論壇。
  只見那幾個相關話題仍舊火熱置頂,回應人數增加了不少。

  最近學校發生了兩件事,還不是什麼小事,弄得人心惶惶。
  兩名三年級生的頭被砍了下來,身上中了無數刀,都是在校內慘死,還同時在一週內發生。
  一個是在教室外頭,一個是在樓梯轉角,如今這兩處已經被封鎖。

  發生這兩起案件不到幾天,噩耗就已經傳遍了整個校園,甚至大半個城市。
  冬城推了一下眼鏡,湊過來問:「我想說,死的都是男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什麼感情問題。兇手的手法一致,都是被亂刀砍死,兩人死的前後距離不超過一週,你不覺得很離奇嗎?」

  「……你看起來很熱衷這個話題啊,」垣琢瞄了他一眼,調侃道,「是想當偵探破案嗎?」

  「當然沒有。」冬城身子往後傾,靠上椅背,「只是問問。」
  「少來,你明明就很在意。」垣琢將筆電關機,收進包包裡。


  「任誰都會好奇兇手是誰。」冬城聳聳肩,一臉的不以為意。
  「抓到了兇手後,又能如何?」垣琢笑了笑,那一抹微笑在清秀俊美的少年臉上看起來別有風情。
  「是不能怎樣,我只是想知道而已。」冬城默默地打量垣琢的笑臉,一邊拿起筷子,在心底下著評論。

  ……垣琢很斯文,書卷氣很重,無庸置疑是標準的文藝青年。
  好看歸好看,不過冬城的性向很正常,基本上,他對男的沒什麼興趣,所以……

  「幹嘛一直盯著我?」垣琢皺了皺眉。
  「沒事。」冬城中斷思緒,低下頭繼續吃麵。



  試閱03


  兩週後,市區內一所最有名的大學,有替各個學校的熱音社安排表演。
  一有空閒時間,冬城就不斷地練鼓,從沒間斷過練習。

  而他也會抽出不少時間前往學校練團。
  是的,會加入熱音社的原因是,他的興趣是打爵士鼓,因此除了在學業上,他額外時間是努力朝著興趣這方面專精。
  為了能演出成功,冬城倒是練得很勤。

  由於時間上他差不多都控制的很剛好,因此休息空檔很少。
  直到表演前一週,他趁著中午吃午餐的時間約了垣琢,說了表演的事情之後,冬城請垣琢幫忙設計宣傳單,還說可以報價。


  弄妥了一切後,還拜託垣琢一定要前去捧場。

  「你來的話,一定算你免費,我已經先跟團裡的人說一聲了。」冬城強調。
  垣琢只是淡笑,「幫弟弟捧場是一定的,我到時會帶我朋友一起過去。」

  「嗯。」冬城點點頭,接著問道:「對了,等等你可以陪我去約束點一趟嗎?」
  「你要借書?」垣琢挑眉問。
  「嗯,等午休時間,陪我一起去行吧?」
  「哦……好啊。」


  岫坊市區 美術館 2016/2/29 PM-12:46


  『約束點』,是一間美術館的名字。
  而這間美術館在悠島國西市區裡,可以說是代表性的觀光景點。
  這間美術館建於1993年,設計者是瀧川家的人。

  約束點非常大且華麗氣派,它分成三棟建築物,彷若城堡一般靜靜佇立,還曾經得過2001建築藝術大賞。
  圓拱形的空間,米白色搭配淡金色的色調,無疑是淡雅且大器的。

  從2001年得獎過後,來自各地的觀光客人潮絡繹不絕。
  尤其只要是住在岫坊市區,幾乎無人不曉約束點這間具有藝術性代表的建築。

  約束點外頭周圍是一片湖泊,要進入這間美術館的大門,得先經過一條很長的石階步道,四周種著很多奇花異草,陽光穿透林蔭灑落圓光斑點,影影綽綽,綺麗非常。
  可以說不只是室內,就連室外景觀的綠化都做的很完善。

  而這個地方,還有一個傳說,有人曾經在走過步道時,那天當好是夜晚,在湖上還依稀可看見雲海倒影。
  看見時,可以許一個願望,而願望會不會實現,就不得而知了。

  而裡頭除了珍藏很多藝術品之外,還在2008年增建了一座圖書館。

  約束點距離玖里大學不遠,步行約十五分鐘就能到達。


  現在還是開放時間,華麗氣派的大門正敞開著。
  兩人拿出學生證刷卡後進入了圖書館。

  「你要借什麼?」垣琢小聲問。
  「我要借這次作報告需要的書。」像是知道位置一樣,冬城帶著垣琢走上華麗的螺旋梯。
  「那我也順便去借美術社上課要用的教學書好了。」

  「其實我要借的跟你是差不多類型的。」冬城說,「走這裡。」
  沿著一排排整齊的書架尋找分類,拐過一條長廊後,冬城停下腳步。
  兩人花了點時間找到各自需要的書籍後,往螺旋梯的方向走去。


  『喀噠……』


  這裡的空間太寬敞,又是封閉式的,再加上是圖書館的緣故,整個空間安靜的詭異,因此只要是穿有跟的鞋子的人走在花崗石地板上,回音都十分響亮。

  冬城一聽到背後的聲響,連忙回過頭,卻見後方空無一人。
  然而,方才經過《外國歷史類》的書區,後方有一扇被忽略的華麗橡木門,此時正微微敞開。

  冬城拉了一下垣琢,「我們進去那裡看看?」
  「……你要做什麼?」垣琢拂過眼前的瀏海,顯得有些無奈。

  「進去看一下。」冬城推了推眼鏡,「不會太久的。」
  「好吧。」垣琢點頭。
  冬城走向那扇門,接著輕輕推開。

  放眼望去,空間挺大的,裡面依然是琳琅滿目的書籍,一張供人閱讀的長桌圍在書架中間。
  冬城繞過書櫃,仔細看著那些書名。

  「哥你看。」冬城伸手輕輕滑過目錄牌,「都是外文。」
  「所以呢?」垣琢漫不經心地問。

  「這本裡面還夾著黑白相片。」冬城從書架上抽出其中一本厚重的書,說道。
  垣琢狐疑地湊到他旁邊,看到相片上是一個中年男子,背景是個有點像廢墟的建築物。
  接著他蓋上書本,望著封面,瞄向書名。


   《罪惡之間》

  「好怪的書名。」垣琢輕聲嘀咕,接著翻回夾著黑白相片的那一頁。
  冬城將相片拿起來,蓋在底下的書頁上,只見相片上印的是一幅黑白肖像。

  那是一個綁著公主頭的女孩,五官很精緻,但眼神卻帶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女孩的手上捧著幾朵花,垣琢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是曼珠沙華。

  「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冬城掩飾心中的驚訝,表面仍裝的一臉平靜。
  「這是一幅畫啊,本身就是經過美化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垣琢有些嗤之以鼻。

  「那是因為你每天都有在接觸。而且你常畫,審美疲勞了才會這麼說,我不像你經常欣賞這種東西。」冬城振振有詞地辯解。
  「唉,好啦好啦。」垣琢擺擺手,接著看向手腕上的錶,「時間不早了,該回學校了,午休時間要結束了。」
  「嗯。」冬城將書塞回書架上,跟著垣琢離開了這間房間,聲音逐漸遠去。

  『喀』橡木門被輕輕地關上。


  冬城沒注意到,在他將《罪惡之間》放回書架上時,那張黑白相片緩緩飄落到地面。
  暗處,一抹人影走了出來,停在那張相片前,緩緩彎身撿起那張相片。



  岫坊市區 Live House 2016/3/25 PM-2:32


  冬城表演當天,垣琢依約前往,還帶了在班上和自己很好的一個朋友一起過去。
  那天學生非常多,高中生不少,但多半還是以大學生為主。

  表演的都是來自於市區內各個學校的學生團體。
  垣琢正要和旁邊的好友丹島說話,手機卻響了。

  他拿出手機,沿著觸屏輕輕一劃。
  『你在哪?』冬城問。
  「外面。」垣琢回答。

  『我去找你。』說完便掛了電話。
  「我乾弟來了。」垣琢轉頭對丹島輕輕開口說。

  過沒幾秒,冬城氣喘吁吁地從地下梯跑了上來。
  「外面人很多很擠,快點進來吧。」


  冬城拉著垣琢下了地下梯後,拐過了個彎,接著繞過櫃檯,說:「你們先在這稍等,我們的演出時間是兩點四十分。」
  「好。」垣琢瞄了眼身邊的丹島,接著轉頭對冬城說道:「這是我們學長,之前有去國外念書一段時間。這次回來,轉到我們科系班上就讀。」


  冬城點了點頭,「嗯,你好,請問你是?」
  「嗯。」丹島笑著道,低沉的嗓音帶有磁性,「我是瀧川丹島。」
  「森下冬城。」冬城頷首道,看了丹島幾眼,開始在心中下評論。

  丹島戴著黑色帽子,穿著墨綠短外套,黑色長褲。
  十分精簡的穿著,就連身長也將近是一米八的修長身材,似乎是很受歡迎的類型。
  他長的相當英俊,不過給人感覺很強勢,一看就知道是有社會歷練的人,說好不好相處還不知道。


  冬城收回視線,隨後和垣琢、丹島寒喧了幾句後,便回去等待室準備了。
  而在冬城他們那團的表演開始前幾分鐘,底下的歡呼和尖叫甚至淹沒了臺上主持人的聲音。


  「玖里!玖里!熱音社!」

  終於等到自己學校的熱音社團員們上臺,垣琢望著冬城沉醉在震耳欲聾的音樂節奏,很投入地打著鼓,那帥氣又充滿自信的姿態,他也打從心裡為冬城感到高興。

  混雜在人群當中,聽著無數粉絲的瘋狂捧場支持聲,莫名地,垣琢感到熱血了起來。
  從表演開始直到表演結束,垣琢和丹島始終沉默著看著舞臺。

  望著一群校內的學弟妹簇擁著冬城他們那團人,垣琢湊向丹島,低聲道:「我去跟他打聲招呼,說我們要走了?」
  「嗯。」丹島點頭,「去吧。」

  說到底,垣琢其實是有些排斥公共場所的,他好不容易穿越人群,才剛要走向冬城所站的地方時,微愣了一下。
  只見很多人都是三兩成群地在聊天,而冬城在跟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說話。

  是的,那女孩的面貌,任哪位男性都會一見傾心。
  她長得唇紅齒白,很秀麗。臉上沒有絲毫化妝的痕跡,飄逸的長髮襯托出一股溫柔的氣質。



  「……」見冬城一臉專注,目不轉睛地望著那個女孩,垣琢只是苦笑了一下,終究是沒有走過去。臨走前發了封簡訊給他。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