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ry x RECOIL 終末挽歌

久久更新一次的地方。
MENU

【試閱】裡世界02-科技風暴 Technology Crisis 01-04

4523.png


  疏離阻隔的冰冷,深幽藍摻雜濃鬱的慵懶,訴說懸念與期待。
  集合現實中的意義,神選、成全。

  世界正因有所殘缺,才得以完美。




    ───試閱章節:
  prologue【楔子】:失蹤 Vanish
  Chapter01:如影隨形 Shadowing
  Chapter02:畫展 Art exhibition



 


  試閱01



  prologue-楔子-失蹤 Vanish
 
  岫坊市區 2010/7/19 AM-10:47


  『噹噹──』放學時間,才一打鐘,老師宣布下課的時候,學生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開始收拾文具和課本,拎起書包跑出教室。
  今天是週五,假日前夕都是最讓人感到開心的。


  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興高采烈地跑出校園,少女開心的說:「明天我們在一起去大樹下玩吧!」
  「好啊。」少年興奮道,「不知道又又哥有沒有事,好想約他出來。」

  「希望有,」少女苦笑道,「他有時候都好忙的說。」
  「是呀……」

  兩人愉快地聊著,到了岔路,該是分道揚鑣的時候了。
  「那我先回去囉。」少年對著少女大喊著。
  「好,明天見。」少女露出燦爛的笑靨,對他揮了揮手。


  兩人是從小認識的青梅竹馬,相處融洽,不僅是鄰居,還從小學開始同班,到了國中,儘管分不同班了,也都只在隔壁班的距離而已。

  此時少年揹著書包,一如往常哼著歌回家,他拿出鑰匙打開自家大門,進了玄關後一如往常地道:「爸、媽,我回來了。」

  抬眸,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少年愣了一愣。
  客廳的電視正在播放著節目,沙發上卻空無一人,而透過客廳的隔間看向廚房,鍋裡頭的熱湯正在啵啵作響,卻沒人注意到。


  牆上時鐘的指針已指向五點,外頭天色昏暗,少年心中升起不詳的預感,忍不住開口喊道:「爸──媽──你們在哪?」


  他一邊喊,一邊跑去外頭的車庫,車子還好端端地停放在那。
  這就代表爸媽並沒有出門。
  ……既然沒出門,那會去哪?

  不過,搞不好是自己大驚小怪,父母可能剛好有急事外出了,所以都不在家。少年自我安慰著。

  可是,至少電視和瓦斯爐也要關一下吧?


  他走進廚房關掉瓦斯爐,接著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發愣,也許,晚一點他們就會回來了。這樣想著,竟然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醒來後,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少年一下子從迷糊中驚醒。

  「爸、媽──」客廳裡,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聲音在迴盪,顯得異常空蕩。
  少年開始感到驚慌,他跑出自家大門,挨家挨戶地去詢問鄰居。

  「伯母,請問有看到我爸媽去哪兒了嗎?」
  「我只知道你父親今天提早下班,路過時有打個招呼,至於有沒有出去,我就不知道了。」
  「好的,謝謝。」少年奔去下一戶人家,按了門鈴,繼續問:「梨爺,請問……」

  可問了幾戶人家,誰都沒能給他一個很好的答覆。


  他的父母,就這樣憑空消失了嗎?既然如此,是去哪兒了?


  少年的腳步有些踉蹌,最終跑到一棟房子前,按了門鈴。
  很快有人開了門,那是一個看上去約莫二十多歲,長相頗為俊俏的青年。

  「……你怎麼來了?」
  「又又哥,」少年猛地抓住青年的衣袖,焦急道:「我爸媽不見了!」

  「……你說什麼?」青年皺了皺眉,「怎麼可能不見?」
  「我也不知道,」少年把回家後沒見著父母的事告訴青年,「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回來!」

  青年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不要想太多,說不定只是有急事,臨時外出了。」
  少年不安道:「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可是現在已經那麼晚了……」

  「別怕。」青年的嗓音淡淡的,卻帶著幾分柔和,「我陪你去你家看看。」
  「嗯。」少年點點頭。


  只要有又又哥在,似乎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長期下來的相處讓少年對他非常信任,在對方的安慰下,他紛亂的思緒稍微平靜下來。

  在玄關脫掉鞋子後,青年踏入客廳,掃視四周,接著走進廚房,端詳著鍋子。「我一回到家,電視沒關,廚房的爐子也是……」進了家門後,少年解釋,「我想,他們只是臨時出去了。」

  青年仔細地審視了一番,沒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平靜道:「看起來很正常。本來以為可以找到什麼線索的。」
  「那現在該怎麼辦?」少年站在廚房門口問。
  見少年一臉愁容,青年上前伸手輕撫了一下他的頭髮,安慰道:「再等等吧。別擔心,有我陪著你,不會有事的。」
  「……」少年沒回答,只是抬頭望著青年。


  當鄰居認識了好幾年,青年總是將他當成弟弟一般照顧,雖然話少,但少年總是能感受到青年若有似無的關懷。
  對方的溫柔讓少年的心跳莫名加快,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少年的指尖顫了一下,卻很快讓自己鎮定下來,恢復平靜。

  「既然這兒沒人顧,你一個人若害怕,晚上可以先去我那裡。」青年提議道。
  少年蹙眉道:「又又哥,這樣會給你添麻煩吧?我還是先暫時住這裡吧。」

  「反正我也是一個人住,」青年環顧了一圈,「說不定過不了多久,這裡你也沒辦法繼續住下去了。」
  少年一頭霧水:「為什麼?」
  青年只是道:「聽我的就對了。」

  雖然感到疑惑,但少年仍將自己房間的東西收拾乾淨,準備搬去青年那裡。
  走在街上,少年眼眶有些紅,回憶過往,不免有些傷感,他懷裡抱著箱子,跟在青年身邊。

  青年拍拍他的手臂,說:「別想了,你還有我。況且伯父伯母只是下落不明,代表還有希望。」
  沒過幾天,少年就發現,青年說對了,自己的家不知為何已經被查封。


  青年什麼也沒說,少年有時鼓起勇氣詢問,但青年不是轉移話題就是裝作沒聽見,他覺得很鬱悶,有些惱怒,他覺得青年有什麼地方瞞著自己,但是他不敢發怒,畢竟現在他還是寄人籬下的狀態。
  而且青年周身總有一股奇異的磁場,讓人無法違逆。


  在同一個屋簷下相處了幾個月,少年照舊地上學放學。
  而他的父母失蹤這件事,起初還有不少人關注,在少年的父母失蹤幾個月後,警方才正式給出他們已不再人世的公告。




  ◆ ◆ ◆


  這天晚上,少年正準備睡覺,經過青年書房時,就聽到一陣說話聲,是青年在講電話。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嗯,我已經決定了。」

  『好吧。』
  「……就勞煩您了。」

  電話那頭的人又說了幾句,過沒多久青年將電話掛斷。


  「又又哥,怎麼了嗎?」少年站在書房門口,有些好奇地問。
  「沒什麼,你還不去睡嗎?」青年的語氣淡漠無比,且音量極小。


  少年一時之間聽不清楚,正欲踏進書房詢問他方才說了些什麼,腳下卻感到一陣濕黏的觸感,他一低頭,就見地上有一行不甚顯眼的紅色字跡,在純白的拋光地面上異常醒目。


  方才他走近這裡時,並沒看見那行字。
  所以,地板是什麼時候有那行字的?


  少年渾身發冷,緩緩蹲下身,用手抹了一下字跡,黏呼呼的,還有些溫熱……
  那行字,是用鮮血寫成的。


  他感到匪夷所思,低頭去閱讀那行字。
  瞇起眼睛,卻只看到令自己感到震驚的訊息。






  『時崎又,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請你,照顧他,拜託你了。』







  「時崎又……」少年瞪大眼睛,「不就是又又哥的名字……」


  才剛抬起頭,原先正在書房裡的青年,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
  少年頭一次感覺到認識了將近四年的又又哥,此時竟然變得如此陌生。

  「你……」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全身顫抖,嚇得說不出話來。
  「被你看見了。」青年輕輕笑了起來,他彎下腰,伸出修長的手,緩緩撫上少年的臉頰。


  『砰』一記聲響,後腦杓一陣劇痛,少年兩眼一黑,隨即倒在地板上,失去意識。




  那一年,少年十四歲。






  


  試閱02
  Chapter01:如影隨形 Shadowing

  岫坊市區 2021/4/21 AM-8:30


  『鈴鈴鈴──』一大早,尖銳刺耳的鬧鐘響起,一隻手從棉被裡伸了出來,迅速按掉鬧鐘。
  躺在床上的身影慵懶地睜開眼睛,輕嘆一口氣。


  「哎,好想繼續睡啊……」


  荻野垣琢,今年二十五歲,身高一米七六。

  走向浴室梳洗完畢後,濕漉漉的淡紫色瀏海下,是一張介於少年和青年之間的臉,白皙清秀俊美的面貌,和他實際年齡完全不符。琥珀色瞳眸被稍長的髮梢遮掩著,卻還是散發出神秘又狡黠的光芒。


  一個來自客廳的聲音喊道:「垣琢啊,起床了沒?用好了就來吃早餐。」

  「來了。」垣琢急忙穿好衣服,拿起包包和鑰匙走到客廳。
  「早。」見女人從廚房走出來,將早餐放在餐桌上,垣琢打了聲招呼。
  「早安,來趁熱吃。」


  垣琢的母親朱里是個很溫柔的人,興趣是做花藝設計。
  朱里和丈夫早在多年前就已經離婚,和唯一的兒子過活,生活倒也平靜。

  此時,她將一束花用報紙捆起來,才剛綁上帶子,卻發現報紙有一小地方已經被浸濕了。

  「唉呀,我再去拿一張報紙來,垣琢,幫我把那張報紙扔掉吧。」朱里說。
  「嗯。」剛吃完煎蛋的垣琢將叉子放下,拿起報紙正準備扔進垃圾桶,卻看見上面一則頭版新聞。


  『朝倉家長女死因不明,眼眸被以殘忍的手法挖開,而屍身殘破不堪,有幾處皮膚被削去。』


  望著底下的日期,是兩年前的十月二日。這是一份舊期的報紙。
  照片上,女人死狀相當悽慘,有些蜷縮,看起來相當痛苦,整個尾椎骨被抽了出來,鮮紅灑落四周,宛若艷紅的罌粟,雖然恐怖,卻充滿詭異的美感。

  垣琢抬起頭,見朱里正拿報紙將花束包起來捆好,忍不住問:「媽,朝倉家這個,這是兩年前的新聞嗎?」

  「當然,朝倉家那件事情曾轟動於一時,但後來消息被強制壓下去了,這出版社後來馬上停售,你不知道很正常。」朱里再度拿了疊新的報紙,「似乎是你老闆的女兒呀。」


  「嗯……」

  「影響食慾啊,快點丟掉。」朱里說。

  「哦,沒關係我剛吃飽了,準備出門上班。」垣琢將報紙揉成一團,投籃扔進垃圾桶。
  「路上小心。」朱里笑笑地道。



  南街街道上,人來人往的喧囂人潮、車水馬龍絡繹不絕,沿街漂亮的科技裝潢和商店街,有的街頭藝人一大清早就在街頭交叉口表演。

  這裡是岫坊市區的都市中心,也是最熱鬧繁華的地段。



  此時垣琢揹著側包,慢慢走往公車站。

  來到距離公車站附近的市區中心,只見十字路口中央的那間最大的電影院外頭上方,超大屏幕正播放著最近即將上映的一部電影預告。

  精緻立體加上絕佳音頻的畫面特效做得非常華麗炫目。凡是正停在紅綠燈、等待過馬路的人們,都抬眼目不轉睛地看著屏幕。

  絢爛的電影預告過後,接著跳出了另外一則廣告,是關於畫展的。
  近十年來急速竄紅的一位畫家,S.Q.U,以詭譎華麗的畫風繪製人體的奧妙美感。
  無論是男還是女,S.Q.U皆以細膩卻又不失大器的筆法畫出屬於不同年齡的成熟和韻味。


  2016年末,鄰國尚茗國將最新研發出來的科技產品正式授權代理給悠島國。

  而悠島國內最大的開發科技市場,已經有人將科技和建築結合,讓人們和數位化之間的距離更加接近。
  因此現在日常生活中,幾年前使用的各種3C電子產品,包括手機、電視、計算機、平板等,都已經過改良並且大幅度地縮小了節省空間。


  此舉令世界再度往前邁進一大步,朝向新一代的數位化發展。
  垣琢打了個哈欠,眼見公車緩緩駛進站旁,便跟著人群排隊上車。








  試閱03
 

  岫坊市區 琉宇科技 2021/4/21 AM-9:13


  垣琢來到一間辦公大樓,將員工識別證拿給管理員看過就趕忙跟著人潮進入電梯。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啟,垣琢走往一處玻璃門前,拿出感應卡揮了下,藍光閃爍,門應聲開啟。

  沿著長廊走去,旁邊的大理石牆上刻著一行字,『琉宇科技裝修公司』。
  琉宇科技是一間專門以科技導入建築外觀或室內管路裝潢為主的大公司。


  舉例來說,一棟建築物裡面的室內管路用無形科技去做連結。譬如,現在看個液晶螢幕電視,都只需要憑空指紋感應就可以使特大屏幕出現。


  自從2016年末進入完全數位化的時代之後,這塊產業就日漸興盛。

  懸浮在半空中的媒介則是陽光,若是在晚上,就得消耗極大的電路能量,而垣琢所在的公司目前正在研究省電模式。科技一年比一年發達,現在日常生活化的東西很多都自動數位化了。



  垣琢坐在自己座位上吃早餐時,一個修長的身影走到他座位旁,將文件放在桌上。

  「這次負責的大型項目,是一個開發科技廠的案子,名叫『蕓城』,正好朝倉先生指定我接洽,他說再找一個人做幫手,你願意幫忙嗎?」

  「好啊,沒問題。」垣琢抬起頭,爽快地答應。


  站在他面前的同事名叫澤村辰宥,身高約莫一米八左右。

  一頭深幽藍的短髮,俊逸的五官卻有著一絲柔和感,膚質白皙,他今年已經三十四歲了,外貌看起來卻才二十七、八歲的青年。雙瞳看似漆黑深不見底,不過性格卻有實際年齡的成熟穩重,低沉的嗓音總是帶著淡定和冷漠。

  在其他同事眼裡,辰宥和垣琢只是關係很好的同事,但私底下卻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辰宥性格相當冷漠,看待任何事都是一臉處變不驚的淡定模樣,平時獨來獨往,渾身充滿著一股難以接近的氣場,很少有人能夠猜透他在想什麼。


  「對了,你知道最近的畫展吧?」辰宥忽然開口問。

  垣琢想了下,問:「你是說S.Q.U的畫作?」
  辰宥點點頭,垣琢望著他道:「最近廣告打挺大的,我當然知道,他不是開畫展嗎?」
  「嗯,我這裡有票,我多買了兩張,你有興趣去看看嗎?」辰宥問。

  垣琢說:「好啊。」
  「另一張多的,你可以約你朋友一同前來。」辰宥說。

  「嗯,我應該會約我大學同學吧,先跟你說一下。」垣琢笑了笑,接過辰宥手中的票。
  仔細望著票上的資訊,展覽地點是『約束點』,而時間則是在下禮拜的上午九點開展。

  「居然在那兒開展啊……」垣琢思忖道。
  辰宥平淡地道:「那個地方是這市區內最大的美術館,不然你覺得該在哪裡展比較適合?」
  垣琢抿了抿唇,回道:「沒……說的也是。」


  待辰宥回去自己位子時,垣琢正準備開始工作,卻發現手機微光閃爍,是一個熟悉的號碼,他連忙接起電話。


  『嗨,垣琢。』
  「啊,丹島,好久不見了。」垣琢悄聲道,「有什麼事嗎?我正在上班。」

  『打擾了,很久沒見,下周末要不要一起出來吃個飯?我有另外約以前我們這群裡的另外兩個人。』
  「你是說運藤他們?」

  『嗯,到時候你們可以先來我家,我和我老婆再開車載你們過去。』
  垣琢想了一下,「嗯,時間是……?」
  『五月五日晚上七點。』

  「好啊,那天我應該沒事。那就到時見了。」





 
  岫坊市區 東坊補習班 2021/4/21 PM-7:54



  垣琢除了白天上班以外,另外還兼職補習班講師的工作,上課時間是週二、週四以及週六。

  東坊補習班主要是在教人畫圖的地方,而那間補習班的講師總共有五位。
  垣琢是在畢業過後一年,被大學的社團老師介紹進去的。

  在教學生之前必須得先受過一些專業訓練,簡單來說就是課程、教學流程和敘述方式,他經常晚上在家整理上課教材,提前做好準備。

  這天傍晚,他進補習班後趕忙拿起卡單打卡,可還是遲到了。


  「老師,晚上好。」
  「老師來啦,吃飯了嗎?」兩位櫃台工作人員和垣琢打招呼。

  「晚上好,我吃過了。」垣琢吐了口氣,才剛回答完,一個低沉的嗓音開口道:「遲到了?」

  回過頭,只見同事政須正悠哉地坐在櫃台旁的圓桌前吃晚餐。
 
  「是啊,今天公司加班,就很趕。」垣琢笑著解釋了一句,問,「你這麼晚才吃晚餐?」
  「嗯。」政須聳聳肩,「沒辦法,我也忙了整天。」


  志賀政須,三十六歲,留著一頭深褐色的微自然捲短髮,五官較為立體深邃,身長一米八五,桃花運相當不錯,是垣琢的同事兼前輩。
  不只是女學生愛慕他,就連櫃台小姐都喜歡和他搭話聊天。他是個很會說話的人,經常講些詼諧逗趣的話題逗得女生們哈哈大笑。


  「你那班的學生聽說最近缺席的好像多了好幾位。」政須說。
  「我沒你會唬爛,聽課的自然不多。」垣琢諷刺一笑。

  政須挑眉,「其實你也很能講,為什麼不多發揮一下?」
  垣琢搖搖頭,「不該說的我自然不會多說,畫圖這條路本身就不好走,你沒事幹嘛慫恿一堆學生把畫圖當職業。」

  政須將最後一口飯吃完,說:「這就是我和你理念不同之處。你要想,有夢最美,築夢才會踏實,這是給自己定下的一個目標。」
  垣琢臉上依然帶著笑,他簡短地回答:「說和做是兩回事。」


  兩人聊了一陣之後,垣琢就先上樓。
  一進教室,裡頭一片鬧哄哄的,只見一部份學生擠在後排,圍著小屏幕,不曉得在看什麼。


  「同學們,準備上課。」垣琢看了看錶,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上課時間,他走向講台,學生們紛紛回到自己座位上,點開各自的屏幕專心上課。

  點名時,他看著座位表,缺席的有三名學生。

  待下課後,他才剛要準備第二堂課的教材,惟悅已經小跑著過來了。


  「老師!」

  「怎麼了?」垣琢問道。
  惟悅眨了眨漂亮的雙瞳,問道:「老師你知道最近有一個網站,叫做『如影隨形』嗎?」

  「不知道,那是?」
  「那個網站很特別,聽說點進去可以幫人實現願望。」惟悅解釋,「然後,我們班有同學點進去,結果卻失蹤了,到現在還下落不明。」

  「……許願?」垣琢疑惑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大前天。」

  椎名惟悅是垣琢班上的一個女學生,長的很漂亮,水藍色眼睛充滿靈氣,個性活潑,一頭白色長髮綁著雙馬尾的造型。這個班級裡有不少男生對她充滿好感。

  而垣琢帶過好幾個班級,看過各種不同類型的學生,被崇拜搭訕的次數也不在話下,雖然沒有政須多。
  政須總是靠著三寸不爛之舌在說服學生,但畫技實在平庸──

  「我沒騙老師啦,這是真的。」惟悅說,「老師不信可以登網站看看。」

  趁學生們三三兩兩走出教室或各自聊天時,垣琢望著屏幕,手指輕點幾下,迅速跳至『如影隨行』的網站。
  一個黑色視窗迅速跳出,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只有整齊的字跡,三行字宛若跑馬燈一般劃過,跑至屏幕中間排列後停了下來。


  『你想實現你的願望嗎?』
  『你對人生是否曾感到不滿、困惑,甚至是無趣?』
  『想獲得解答,請點此──』



  「……」這種宛若騙小孩的網站,真的會有人點嗎?

  垣琢一開始的想法是這個,不過隨即他的想法就變了。
  如果是失意的人,確實是會點的。還有另一種人也會點,那就是白目的傢伙。


  「老師。」被中斷思緒,垣琢轉頭望向左邊,另一名少女走到惟悅身旁,說:「你們在看什麼?」
  「沒有,逛一下同學們在關注的網站而已。」垣琢回答。

  少女名喚朝倉槿,十九歲,身高一米六五,天藍色的長直髮綁著單邊馬尾,她是垣琢的青梅竹馬,有著千金大小姐的驕縱性格,但對自己的朋友卻很關照,因此也有不少同性好友。

  垣琢和朝倉槿從小就是同社區的鄰居,念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

  雖然只有在國小的四年裡有同班過,但感情相處非常融洽,直到國中畢業後才沒再跟朝倉槿聯絡。
  大學的學生生涯結束後,朝倉槿繼續念研究所,垣琢則是直接出來工作。朝倉槿除了學校課業之外,剩餘一點空閒時間便在補習班學畫圖。

  似乎是緣分使然,垣琢恰巧在補習班教學生畫畫,因此兩人再度相遇。


  「有確定失蹤的學生是我們班的嗎?」垣琢才正要拿起點名簿,朝倉槿就開口了。
  「不清楚,不過政須老師他們班的也有人失去聯繫,都剛好在這幾天內發生的。」她說道。

  垣琢有些訝然,「的確很讓人匪夷所思。」
  惟悅面色有些擔憂,「不知道那些同學跑去哪了。」


  垣琢對兩人安撫性地笑了一笑,說道:「不要緊張,肯定會查出真相的,但在此之前,我們先要了解一下他們失蹤前的消息。」


  「……」朝倉槿望著他方才那抹唇邊帶笑的面龐,不禁怔了怔。
  那抹笑容對一個少女來說,充滿無盡的誘惑力。








 
  試閱04



  Chapter02:畫展 Art Exhibition

  岫坊市區 琉宇科技裝潢 2021/5/3 AM-9:54


  悠島國的冬天相當寒冷,下了電車後,垣琢只覺得自己都快被凍僵了,他呼出一口熱氣,試圖讓雙手能夠獲得一絲暖意。


  腳踩在『約束點』的外圍草皮上,他不免回想起幾年前發生的事。

  自從和乾弟冬城、丹島一同解決緒方京那次事件,他就對這間美術館有點忌憚。
  大學畢業過後,他就不曾再踏入這裡。


  過了幾年,這兒仍是老樣子,沒什麼變化。
  長長的石階步道兩邊種著奇花異草,陽光穿透林蔭灑落圓光斑點,影影綽綽,綺麗非常,傳說在夜晚的湖面上,還依稀可見雲海倒影。
  他有些懷念,卻帶著莫名的不安。


  剛走到湖邊,就見辰宥手肘趴在橋邊,微彎著身子在那兒等待。

  垣琢徐徐走向辰宥,邊問:「等很久嗎?」
  辰宥搖搖頭,開口道:「你的圍巾呢?」
  「忘記戴了。」垣琢笑著回答,但卻因為天氣太冷的緣故,笑容有些僵硬。

  辰宥頓了頓,直立起頎長的身子,轉身將脖子上的圍巾取下,掛在垣琢的脖頸,以極緩的速度繞了兩圈。
  垣琢四處張望了一下,見有幾個人往這裡看,不禁感到窘迫。再怎麼說,他從沒這樣被人對待,何況還是一個男人。


  辰宥到底是什麼意思?見他動作如此自然,垣琢有些懵了。

  好吧,雖然,之前的確是自己先講出疑似告白的話……垣琢心想道。


  「冬天冷多穿一點,這你先戴著,別凍著了。」平靜的,淡然的嗓音開口說。
  「你呢?」垣琢抬頭問,「不冷?」
  「我沒事。」辰宥轉過身,顯然不想繼續談論這個話題。

  「知道了,謝謝。」垣琢點點頭。

  過幾分鐘,垣琢的大學同學運藤到了。

  垣琢很快介紹道:「辰宥哥,這我大學同學,寺崎運藤。」
  「嗯。」辰宥頷首。

  運藤跟著禮貌地點頭,垣琢說:「運藤,這我公司前輩,澤村辰宥。」
  「嗨。」運藤打了聲招呼。

  寺崎運藤,身高一米八三,戴著黑框眼鏡,外貌偏斯文,性格有些野蠻,講話直接,總是過度自信,非常機靈古怪的一個人,是垣琢的損友,同時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羅莉控。


  三人持票進場,一踏入『約束點』的三號廳,只見大廳門口的看板上頭是華麗簡約的字體。

  詭譎藝術大師‧S.Q.U個人畫展。


  好不容易終於感受到室溫的溫度,儘管仍然很低,但至少沒像室外這麼冷。

  垣琢攏了攏圍巾,和兩人走在藝廊上,昏黃的燈光打在畫作上,增添了幾分詭譎卻又神秘的氣息。
  辰宥是個安靜的人,他獨自一人靜靜地看畫,很專注。而運藤則是較話多的類型,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垣琢啊,你還有在和丹島聯絡嗎?」在欣賞畫作的同時,運藤隨口問。
  「哦,前幾天他有打電話給我。」垣琢笑了一笑。

  運藤說:「嗯,他也打給我。」
  垣琢平靜地問:「我知道,他有跟我說。」

  說到瀧川丹島,垣琢只覺得無奈。
  都已經是挺久的事情了,現在回想起來仍讓人唏噓不已。

  大學時期,他和丹島曾經非常要好,可惜遇上一段糾纏不清的恩怨,最後雖然是以和平收場,但關係卻再不復當初。

  好在運藤沒再繼續這個話題,垣琢繼續觀賞S.Q.U的畫作,他覺得有些怪異。
  畫作看上去有種不屬於人工製作的美感,像是被賦予生命一般。

  S.Q.U畫得大部分是人像,垣琢總覺得那些人的皮膚看起來像是厚塗,其餘部分則是普通水墨或水彩刷上去的,有些略微凸起的地方,人類肌肉部分,如果觸摸的話會怎麼樣?那會是什麼樣的觸感?即使隔著一層玻璃,垣琢還是有種想觸碰的衝動。那些看起來栩栩如生的皮膚質感,真的是用畫的嗎?

  一絲一縷的頭髮,同樣帶著逼真細緻的效果。詭譎藝術大師S.Q.U,為什麼要畫出這樣的創作?
  垣琢正飛快地思索著,旁邊又響起運藤的嗓音,中斷他的思緒。

  「欸,我剛剛看到S.Q.U的成名作之一了!上頭的人皮好像真實的,有點噁心,但超帥的!」運藤拍了一下垣琢的肩膀說,「要不要來看?」
  「哪張?」垣琢回過頭問。
  「這裡。」運藤帶他到另一個開放藝廊畫室。

  「這是……」垣琢愣愣地望著那張畫。

  隔著玻璃觀望,只見裡頭畫布上是一個女人。

  眼睛緊閉的神情有些痛苦,在燈光下投射出一抹憂鬱的陰影,漂亮的長睫毛下,似乎有淚痕。

  美麗的頭髮帶著無比自然的光澤,趨近真實,而肢體上表現出來的,是女人柔美的軀體姿態,蜷縮著、背脊彎成優雅的弧度,帶有一種即將破繭而出、奮力掙扎的姿態。

  那裸體的美,在皮膚的畫法呈現上,宛若保養良好的膚質,細緻到不像是畫的,而是……
  垣琢將視線移到介紹牌上,盯著作品名稱。


  『Rebirth』
  (重生)


  而下面的介紹文只有一行。

  Someone was struggling to achieve her target?
  (人在困境中奮鬥成功?)


  作品完成日期,是一年前的五月中旬。

  垣琢緊抿著唇,神情變得有些嚴肅。


  S.Q.U的畫風無疑是令人驚嘆的,帶有日式風格卻又偏向美式,兩種風格混在一起,卻形成了一種充滿張力的元素。

  花了將近一個小時看完展覽,直到三人吃完飯後散會,那張『Rebirth』還是在垣琢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忽然覺得,這幅畫和兩年前那則朝倉家長女的殺人案件有點關聯。
  因為朝倉家長女報上刊登的照片,那幕被拍攝下的畫面,和『Rebirth』畫中女人的體態,實在很相似。


  --------------------


  試閱到第四回結束,基本上第一集和第二集雖然沒有銜接劇情,卻有所關連。
  而第二集登場的有幾位角色在第一集登場過。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