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末挽歌

這個人生吧,就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這一說,咱們只能學會苦中作樂。經受的住波折,方向是慢慢出現的。

【現實光景】更新19/01/16

DSC05234_1.jpg


▌軌跡。



以為當年什麼都懂,然而卻什麼都不懂。
當度過了那段時光,回首,卻令人感嘆。


倘若真要論起能夠談心裡話的人,實在非你莫屬啊。
見你在翻PIXIV的圖時,一遍遍地敘述起往事,我是有多麼想告訴你我的曾經,但覺得過去的自己這般殘缺,卻又慶幸與你相識時是在我最完整的時候,五味雜陳的心情難以陳述,卻是矛盾最完美的體現。

如蝶翼翩然時蛻變,破繭而出時將不復從前,儘管那副軀殼依然未曾遺棄。
當我們一步步變得更加成熟,始終站在最高的孤峰上,獨自一人吹著夜裡最寒冷的風,那是一份無盡的等待。

『如果可以,我會希望一生之中,都千變萬化。』

很難被理解,或許也不需要。
真正能說得上聊得來的,估計是有興起共鳴,在這世間卻少之又少存在的彼此。


興許我們都太過認真,甚至有些嚴肅。
不過正是因為太過相像,所以才這般投緣。


2019/1/15



DSC05163.jpg



▌初衷。

    很多人的失落,是違背自己少年時的立志。
 自認為成熟,自以為懂得情感,自以為精明。
───於是,我們就此變成自己年少時最憎惡的那種人。


『當年,既搖擺不定卻又莫名堅持的是夢想。時間倘若從頭來過,我還是會選擇這麼做。』


久違的兩年,再度約了恩師Six。
當年帶給我積極正面能量,教我場景透視及人體透視,一貫的溫文禮貌。即使過了這麼久,我必定尊稱他一聲老師。

即使許久未見,但依舊相談甚歡,絲毫不顯得冷場。
老師說我變了很多,比當年成熟,我說老師仍然沒變,依然如當年那樣,外表也是。

我說,很感謝七年前,他肯定了我的創作,帶給我這麼大的正面能量,縱使不再這條路上當正職前行,但我依舊會走下去。
自己最大的敵人只會是自己,只有自己能突破自己,不會是別人。


言談之下,主見和自信交錯之間,很神奇地,我正走在當年初識恩師時,他昔日的年紀。
竟然眨眼間十年過去了,十年了。
時光飛逝,感嘆歲月不饒人。

從最初年少青澀時,我和恩師說的是『老師,等我插畫家出道吧,讓我請你吃頓飯。』
八年後,我說的是『老師,等我再過過幾年出去和我兄弟創業吧,到時讓我請你吃飯。』

恩師笑容依舊,他說他仍以我為榮,我想這真的是我莫大之幸。
在這麼複雜的社會環境職場下生存,但私底下在恩師面前能做一個屬於自己Real的一面。


『和老師討論畫理時,我像是回到了當年十六歲那時,直到現在仍保有著對創作的一份熱情和初衷。』


2018/12/28





▌里程。

給老讀者們的一段話【純紀錄】

這次畫冊和設定集出完了,玩很大,浪很大,當然成本開銷也很可觀
足足六年的時間,姑且可說是我一個達成夢想的里程碑吧,這當中要感謝的人不少,其中自然是對一直始終支持我的讀者親們抱持的是感謝。
不過我要說的是,
這次CWT過後估計近幾年都不會再去同人場擺攤了。
以後會如何都還是未知數,但至少這幾年應該是不會出本啦。
除非就是等下一次的繪師十年進化論,到時再考慮看看是否出畫冊。
當然會說這些,我的意思是絕對不是說停止創作,我還是會繼續創作的,無論畫圖或寫稿都是。

只是說會改變一些方向,比如說如果有寫新的故事會以連載的方式進行,而畫圖的部分我還是會發在噗浪的,偶爾不定時跟親們互動(比如說每一年固定會畫的新年賀圖)
所以不用緊張,我還是在的,這點親們可以放心。
當然啦,會做這個決定只是因為說我也快30歲了,在工作職場方面我有我自己的目標要去實現。
畢竟一年比一年忙碌,幾年下來,特別是今年2018,年底的終極修羅場簡直忙到一個翻掉,當時若不是因為自己有在吃中藥調理,以及強迫自己有規律的作息,我看我實在很難撐到今天。
最後一年的倦怠感特別重,本來畫冊和設定集都沒有要出了,索性創作親友阿茲茲把我給拉了回來,因此我還是堅持繼續走完這個夢。

剛開始寫裡世界第一集的時候還是大學,當時還在念書沒畢業,依舊是個中二死屁孩,一直到幾年後,我出完了這個系列,但也已經出社會四年了,轉瞬時光飛逝。
六年多一路走來,噗浪使用的人是少了些許,大概從一開始看到現在,有些人起初是很活躍,一直到後面逐漸都沒在上了。
會有繼續聯繫的還是有聯繫,然後我就這麼一路看著讀者們長大了。
高中的上了大學,大學的出社會工作。
這其中當然是很感慨的(頓時顯得自己好老)

每次到CWT和大家互動時都很開心,你們都很貼心也很可愛,送吃的遞情書的還有來拿書給我簽名的,我是真的發自內心的珍惜你們。
畢竟原創這一塊很冷門,是你們讓我堅持了下來。
之前還有讀者親問我說,如果當我出了最後一本畫冊時會不會哭,我必須得說,雖然我並不是一個感性的人,不過堅持到這一步,我自己倒是感動到有點泛淚了
之前有讀者說看我的書看到哭,完結篇怎麼怎麼著,或者是為什麼我要這麼黑等等之類,看得都很用心也很投入。
包括長評心得,以及見到我時對我說的一些感想,我也是非常珍惜,畢竟這年頭哪裡還有讀者會給作者說心得的。

雖然有些捨不得,不過在噗浪上還是可以持續互動的,也可以繼續關注,反正我還是會繼續畫圖並且更加精進,畢竟創作對我來說也是我的生命。
總之真的很感謝老讀者親們這六年多來不離不棄的支持。
再次感謝你們。


2018/12/12




3781511.jpg

▌舊夢。


───失而復得,往往總是令人備感欣慰。
   然而當現實擺在眼前,卻又令人再度失望,最終放棄。



華為拍出來的畫素,鏡頭下足夠讓你留戀好幾眼。

5/25慶生前週五晚,終於將放置PLAY兩年多的東西給交出去。
盒子上堆積已久的塵埃,望著它頓時感觸良多,因為終於到了歸主的手裡。

透過敲打鍵盤留下的字跡,字詞本身的冰冷,都需要用一些語助詞去捂熱它。
曾如飛蛾撲火般,轟轟烈烈,灼燒如自我遍體鱗傷。
回頭觀望時,不是沒有心,而是已經淡去了。

追尋而來的腳步,彷彿如同當時一般。即使真的來了,真實如其人。
『真好,不再只是3D的模組,不再只是顧名潯,而是活生生站在我眼前的人。』

感觸,當下直襲而來的是一陣惆悵的感觸。
三年了,足足三年,若換作當時,又會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心境。

只可惜,逝去的時間不會回來。

所謂的相遇相知而相識,所謂的緣分,緣起緣滅,緣盡緣散。
然而緣即將散去時,還是會有抓住的機會。

撼動人魂的歸屬,總是在最短的時間裡獲得最大的珍惜和可貴。
當年的初衷,如今想起,依舊令人回味。
興許那時的過往神傷,沉澱過後,會變得更加飽滿且真實。


2018/05/25


20171014.jpg

▌續緣。


從未想過自己寫自己畫的系列能出完。
對於裡世界,也許它可以算是我這五年來成長的經歷,更可說是我的改變及紀念。
在這五年當中究竟發生了多少事已無從細說,有的人,仍能延續;有的人,卻已緣散。
持續至今的是創作無悔且不變的心。
曾經有過多少的自我質疑和無從敘說的經歷,皆已成為了過去。
咬牙拚過了艱辛的時期,仍是完成了。

達成了『完成裡世界系列』的成就,嗯,應該要這麼說。
眨眼間2017年即將過完,年中過後,我經常過著反省的日子。
只有反省能讓自己成長,人口中說出的話,經常一笑而過,可以不必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人的眼睛可以看的見他人,但只有鏡子才能看的見自己。
但往往忽略的是鏡中的自己,看不見自己,無法深刻體悟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若沒有反思,就無法進步。
在經過了這麼多事情後,最終在百忙之中將這個伴隨著我忙碌修羅期間的系列寫完。

我很慶幸有你們始終如一的支持,否則連興趣中那唯一的初衷我想依舊會蕩然無存。
沒有你們,就沒有我的創作。

由衷感謝。

2017/12/12





▌注定。


曾經那時花了一堆毫無意義地心思,事後和親友聊起時都說後悔。
但是時間流逝,事到如今,當然是不可能重來。唯一能做的自然還是只有緬懷而已。

然而在那時棄了之後,說好要回來,結果又不小心陷入另一個大坑。
耗費了大半的時間,曾經拼命過,卻都因心有懸念導致那股熱誠澆熄地快。

彷彿過了很久,但實質上一年還不到。
只想問自己得到了多少,說有獲得肯定是有。

真正能夠開心的,也是和你待在一塊兒的時候。
很多時候事情是注定。是必然,而非偶然。
你總能義無反顧,是親友,更是兄弟。

回想起來,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有一個前科,而後咱倆相識,可謂緣分有幸。
很多真假都已經難辨,虛實亦同。
但它令我感動得足以寫出一篇故事來。


深思躊躇許久,毅然決然最終仍做出這個選擇,只是不想辜負。
暫別時,縱然不捨,可理智很快取代了那原先一點的眷戀。

沒有比答應讀者說年底要出完結篇來的更重要的事情了。


畢竟說到就要做到。
目前唯一等待的。

  
2016/06/20








▌回歸。


穿插交錯的思緒總是令人心有懸念而餘音繚繞。
曾經多少沉迷,昔日初識,已經飄渺遠去。
如今疲憊倦怠,累感不愛。

誰知歌罷剩空宴,春去花謝繁華如夢,似水流年,萬事付空煙,雨落仍落之三更。

感情是真,虛實亦難分,尤其是在網路世界裡接觸的人。
付出是真,黑白亦難測,何況不是在現實世界相處的人。

玩了半年多以來,時光飛逝,已過兩百多日。
很多個回想都只能是感歎,我要感謝你們,如此榮幸相識,能延續則之延續,非延便緣盡之。

話說,初始而終,你給我的感覺依舊是透明且充滿著不真實。昔日曾經,初識不再,人生若只如初見。恩怨情仇在離去後全都將一乾二淨。面對總是反覆無常且陰晴不定的人,一再一再重蹈覆轍,縱是此無緣。

伴君如伴虎,孤身歸故裡,相逢早識,淡看葉落,傾生狂,筆難落,風還過,唯你諾,君生落寞。
如若不見,難斷相思多愁緒?好聚好散,相望江湖兩不見。


六月底,再糾結也是得放,沒有轉機就棄。
有人所在之處即是江湖,離去了這麼久,該是時候回歸了。



2015/07/03






▌淡出。


近滿年,十餘年,年復一年,光陰似箭。
隔閡而隔閡,只因為不懂珍惜,理所當然。

隨著時過境遷,似乎是找不回從前。
不是國高中那懵懂無知的時代,語重心長,只覺感觸良多。
根本該說,從大學那時候開始,就已經沒什麼選擇的餘地。

更何況,是屬於兩邊截然不同的世界。
環境很硬,無論任何人事物,皆如此。
不是職業學生,除此之外,再無其它。

因為半隻腳已經踏入那所謂職場中。
學生學生,不過就是個偷懶的藉口。

不求興趣,也不求職業。
關心所謂時,同時也關注著無謂。
我們都是無謂之下的見證者,驗證著一場年盡三十後的未來。

虛度光陰,徒增藉口。
言既必出,言而有信。
親友即為兄弟同手足。


2014/8/30



▌一瞥。

和恩師SIX去吃飯,聊到七年前。

十六歲初時,懵懂無知,熱情衝動,勤奮練圖。
十七時出道,毛遂自薦,接洽商業,美好破碎。
十九歲大學,商成理工,接觸新知,另一領域。
二一時頹廢,窮困潦倒,空想作夢,徒增空虛。
二二時轉折,職場黑暗,累感不愛,寫文畫筆,創作依舊,時過境遷,人事已非。

SIX在七年來,彷彿看了我各種轉變,人生長短,短暫又漫長。

積極主動,方能必成夢。
努力不一定有回報但一定會有收穫...

如夢似幻,想哭想笑,趨近於理想般的真實,如泡影卻是事實。
語重心長,我早已過了那個能作夢能衝動抱持夢想目標的年紀。

無論如何,我都要不斷地感謝我的恩師,何時何地,總能讓我時刻尊敬。
透視消失點,人物後場景。虛心討教,時至至今,萬分感激,無盡感謝。

2014/08/16




▌不倦。


主修課最後一堂,教室內,來的人只有咱班導師和帶領我們班主修的主導師。
而在這天,我被我們主修主導老師叫上台,跟同學們分享經驗這幾年的經驗和心得。

老師說敞開心胸什麼都可以講。

因為最忙碌修羅期已經結束了,大家都非常輕鬆。
我會被叫上台主要是因為最後一次拼了總評的時候,老師他說他覺得我這幾年來就最後一次台風最穩健,所以才要我說說感想.....。


我分享的是當初為何會選這科系的原因。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回到當年撕榜單的那一刻,我絕對不會再選這個科系,因為實在很艱辛。

令人難以忘懷。


曾經我想過要轉系,曾經很後悔。
但細細回想來,支撐我得以繼續待在這裡的,是當初第一次帶我們小組的小組老師,也就是我們主修的主導師。

主修課的老師有很多位,但他是第一位教到我的。
他帶領我們小組從Case study開始,直到我做的第一個作品,使我留下難以忘懷的深刻記憶。

我在他身上親眼看到了那份灼熱且無法抹滅的熱誠,除了在學校教授課程之外,他連工作也是做這份相關行業。而無論是在想法甚至是教導上,那股正面能量彷彿能源源不絕地傳遞過來,推動著你前進,引導著你發現另一個不同的領域和世界。


當日散會後,我和老師說了聲謝謝,並與他擁抱,向他頷首鞠躬道了謝。
『我非常喜歡老師教的課,我會想繼續唸這門科,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環境,而是因為人。』

在我最痛苦的修羅時期,是我想到這位老師在這領域裡的熱誠執著,一閃即逝的念頭,讓我支撐到結束。
我只記得當下,老師不斷地拍我肩膀,狀似鼓勵,又似安慰。
他只說,看到我的成長他很欣慰,從無到有,從零開始,從我逐漸開始做了相關行業之後。

始末,說後悔麼?其實到最後,反而變成沒什麼感覺了。
至少是有收穫的,至少不是兩手空。
至少沒浪費這些時間,在最後一次有將自己所做的,拼盡全力傾瀉而出。


2014/5/29




▌逆流。


無盡的喜悅感動之情難以表達,無盡的感謝,我只能說這句話。
至此問心無愧。

開幕典禮,展覽大成功。
畢業設計這樣連續幾個月下來的辛苦和艱辛沒有白費。

在最最痛苦的時候,如何熬得已經難以敘說。
無論再多麼困難的關卡,再有多少被阻撓的麻煩,關關難破關關過。

當在顧展留守自己位置時,我的老闆真的來了啊啊啊!
記得前一天下班前,我說隔天要請假,是因為有畢展,請老闆若有空也賞個光。
當然,如果沒時間的話也沒關係。


我很清楚老闆都超級忙碌,但是咱老闆只說:上午是吧?好,我去。
結果真的就來了!!還是最早到的。

霸氣外漏啊超霸氣的。

當我接到主管電話時,我非常興奮地在人群中找我的老闆。
公司老闆能夠來看我的畢展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

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工讀生,但老闆不僅守信,更多的是重視。
只是個工讀生,而且待了不到一年的工讀生。
很多事情還在學習當中,很笨拙,很呆,但我真的學得很努力,只是過程很辛苦,但都無所謂。

而老闆只來看完我們這組的設計,說:來講一下設計理念吧?的時候,我實在太開心了。
老闆講完後就因後續還有事因此就回公司,還說希望我參展順利,叫我慢忙。
還有謝謝親愛的前輩君和同事來捧場。

超爽的!

突然有種莫名感觸,先前的熬夜不眠不休,一天最多睡兩小時的日子,一切的辛苦突然都值得了。
咬牙拚過,憤怒過,拚來的努力,問心無愧。

真的是無悔。

多虧有你們,多虧有了你們,我很開心,很榮幸,喜悅和感動之情,無法用言語表達形容。
還有謝謝不斷包容我的抱怨碎碎念、並給我鼓勵的親友們,愛你們!群抱一個。



穿的很正式的介紹自己很用心很努力做出來的設計。

在你們面前。
在我畢業前,這是我人生中永生難忘的一份記憶。


2014/4/29






▌降溫。


四月十二日暫時結束了幾個月下來的艱辛。
說艱辛一點也不為過,尤其在近一個月以來每天都沒睡好,吃飯也是。
看了不知道幾天的日出,總算是暫時熬過來了。

每天傍晚凌晨三四點騎在路上,空無一人道路、街燈,黃燈閃爍,力盡空虛且乏力。


忙到快吐血、喘不過氣的過後,到最後一刻仍然是失落,可謂心情盪到谷底。
縱然過程種種千言萬語,在這邊卻是有說不出的感謝。

憤怒、無奈、失望,各種負面一擁而上的同時,同時帶著滿心的感謝和喜悅。
經驗得來不易,看清追求名利,用錢也買不到。

說歸說,其實每天晚上回家都疲憊不堪,身心疲倦。
白天上班,不忍說我好幾次都累到做事做到一半,直接趴倒在桌上,陣亡。
得上司們都沒說話,而前輩很體貼地替我做了我原先應該要做的雜事。

就這樣,勞碌奔波之下,身體開始陸續出了不少狀況。
儘管如此,但時間不會停止,且越轉越快,度日如秒。




謝謝我的文具君們。

切割墊和比例尺、美工刀、鐵尺都辛苦了,幾個月下來陸續被我操勞過度。
不過美工刀兄弟真的非常鋒利,畢竟是專門做模型在用得。

兩把都是兩百五以上的價格,四十五度角切割就是方便在這裡。
只是說連續兩次都被你們劃到血流不止,也實在驚嘆了。

衝刺的前幾天傍晚,我在用美工刀時刀片斷裂,噴出去的瞬間肉被削了一截,然後就血流不止。
隔天下午回家洗個澡在出門時,鎖上門鎖完感覺手一片黏膩。
攤開後才發現滿手血,也不知傷口何時裂開的。


總之有點驚悚。


去美術店的時候還敗了好幾千塊的德國牌FABER-CASTELL的鋼筆。


兩年前,我曾經說得鐵齒,如今沒一樣實現。
變得太多太多,才一年半變化快的比翻書還迅速。
忙碌造成了心境和態度上的變化,我很開心自己能有如此的成長。

一腳踏在現實職場,另一腳踏在課業;兩腳同時踏在課業上的職業學生。
白天和夜晚,觀念上的虛幻和務實,兩邊截然不同世界的人所帶出來的經驗,完整體現在眼下。

而生活改變使我維持了對創作的初衷,儘管和一開始的夢想已經背道而馳。
可我卻覺得這樣的變化。

很好,真的很好。


能開心才是最重要的,而我要訴說的感謝,每場經驗,每場累積,我都要說聲謝謝。

我要對我公司前輩們說謝謝。
在我敘述課業困難而非公事的同時,你們始終不嫌棄。
對我依然百般關照,見我有困難仍不斷幫助我。

我要對把我當弟弟看待的葉樺說謝謝。
拚到這一步很不易。

我要對幫助我的好同學朋友和自助餐老闆娘說謝謝。
當我在幾番忙碌奔波過頭,錢包忘在公司、或其它一些瑣事失誤,有很多事情無法如願順利進行。
多虧有你們的體諒和幫助,伸手拉了我一把。


我要對編輯和羲和喵爹說謝謝。
感謝你們的體諒,讓我拖延了這麼久,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要對我的幾位讀者親朋友以及親友說聲謝謝。
你們總不斷地鼓勵我,讓我得以撐到了這一步。

在我最低迷最痛苦的時候。
千言萬語說不清,時至至今,無盡的感謝。


2014/4/14



▌出道。


天空霧濛濛的平淡絢麗色彩,低調又高調。
似乎已遮蔽了想看的更高更多更遠的視線。

矛盾、目不轉睛的,想望更多,貪婪的注視。
得來的,是夕陽的餘暉。

隱去了所有氣息。
增添孤寂又引以為傲的漠然。

畫圖這條路,對我而言,看似狹隘卻又寬廣,充滿無限矛盾。


經過了一年半的時間,只能說,能走到這一步,真的蠻稀奇的。
或許,就連從國中開始,只是抱著漫不經心在畫圖的我,都沒有想到過,自己會有什麼夢想和目標。

能改變自己的那個人,我始終都覺得,本不應該存在或者出現於我的視線中。 
不過也因為這樣,這畢竟就是現實,有很多言語,有很多行動,往往會讓人產生變化。
能接觸到什麼即是什麼,好與壞,不過就是一體兩面。
而我就是在一個對我來說有著強烈衝突和矛盾的人的壓力之下,夢想就這樣萌芽了。
從一開始,有期盼也有著希望,有喜歡也有壓迫,似是而非、似曾相識。

雖然我真的很常聽到一句,大人們總是對我說:「興趣不能當飯吃。」 
他們用自己一套方式,觀念和思想,然後敘述。 

總認為我該改改我的想法,而不是老是這麼執著。
但我還是執著的很,固執的要命,就連說話也都很強硬。
 
拿我沒法子的家人,也就隨我而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或許我是越做越讓他們覺得過分了,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或者,應該說,有什麼契機,我也該想著自己的未來該如何。
至少我有夢想,而不是什麼都沒有。
 
 
也該說,這夢想是因一場緣分而起。
夢想化為目標,然後去實現。

不過,或許是遇錯人了,那個造就我契機的人,也是我不該找上的。
相同的話,差不多的性格,宛若重疊了一般,令人嫌棄又厭惡。

過程很苦,如果換作是另一個人,那場際遇或許會更加不同。
我卻在那場相識裡,在和那人相處的日子裡,學到了不少教訓。 
每天的苦練,我都不知道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該忍的我忍了,雖然家人一再極力反對,嘮叨地又唸又罵,但我還是咬牙忍著。
 
那樣很讓人無言的訓練,我也深信不疑,一直不斷地練習。 
不曉得自己這麼做對不對,不過也沒練習過,所以就每天練。

夜晚很孤獨、悽涼。
是否浪費時間,可能愚蠢。
 
聽到Megane和RAINBOW GIRL,會讓我想到晚上練照片的無聊時光。
偶爾回憶煙花易冷和孤独な足跡,讓我想到在幾乎無人的捷運上翻著抄有PT快捷鍵的筆記。
   
可能是因為人的本身,可能也是因為那人的話。
可能也有其吸引他人的魅力所在。

雖然很不幸。


這是在我從15歲即將邁入16歲的人生,所發生的改變。
每個人都有單純無知的時候,那無知到如今回想起,連自己都想笑。
偶爾回憶,都會想著,那是一場夢,想要否定掉。
甚至想說,若沒遇到那人,該有多好。
 
 
雖然挺血淚,不過換取來的東西也很值得。
一路上不斷鼓勵我的,看著我走過來的摯友們,說的話始終都不變。
 
 

「只要這是你的目標,我們就會支持你。」
「拜託!這多屌,到時我跟我其他同學逛書店,看到你畫的封面,直接一句“這我最好的朋友畫的。”那多驕傲。」
 

直到我開始逐漸踏往自己所要走上的路時,其實生活也變的更加忙碌了。
光學校作業就很繁重,畢竟還是有其它的要忙。

很久以前,總是期待著想要有趕稿的壓力。
現在有了,卻覺得那不僅僅單只是壓力,而是種另類的,需要你去思考,去想的構圖。
儘管只是畫個背景,沒有什麼太過複雜的構圖或者透視。
但光是個樹林、幾顆樹、陰影、湖面、房屋,卻可以讓人想個老半天。 
上色才是最容易打破原先草稿的難度存在。
或者該說我每次打草稿到線稿都很不完整,因此弱點很快就暴露了。

圖看久了便會麻痺。
當下很美麗的東西,之後再看看,又覺得很普通很平凡了。
 
很常被退稿,甚至被編輯唸個幾句。
我還是很努力的,盡力改圖,改到編輯滿意為止。

雖然我自己不滿意,構圖也好上色也好。
但,能讓編輯滿意才是最重要的。
總而言之,真正脫離了之後,真的是皆大歡喜。

在那段期間,Six因為講座有需要用到範例,因此便上線跑來跟我要個圖。
 
「你那邊有沒有自己認為最好的一張圖,傳來給我吧?我要拿去講座時順便炫耀炫耀。」
「好啊,這沒問題。」我答應的爽快。
 
檔案傳過去後,Six回我道:「嗯,是“世界”這張啊,果然,我就知道你會傳這張。」
我飛快地打了一行字,「對啊。倒是,老師要怎麼炫耀呢?」
 
「MA,當然就是說,這是我學生畫的,年輕、色感好、已經在接案了,這樣啊。」
「聽起來好像很誘人?」才不過簡單幾句,我不禁露出微笑,笑容卻帶著些許無奈。
 
「YA,沒錯,而且你也還沒到二十歲。」Six又拋給我一句肯定句。
無庸置疑地,我當然很開心。 

在一年半裡的時間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歸功於Six,能夠有結果,肯定是少不了他。
總是在某個人無情拋下我(?)的時候,有疑問的時候,都是多虧了Six老師。

Six也叫我該如何做,要自己脫離獨立,或者是自己想法也好,那時也讓我不再因為某人而一直糾結。
語氣委婉溫和,帶著沉著淡漠地內斂。

『男生就要會獨當一面,要去面對啊!』Six如是說。
 
最初天城哥也有曾經說過同樣的話,只是那時我不懂而已。
 
『其實你真的也可以放手,自己去試試看了,試著往前走,會看到更開闊,更多不一樣可以嘗試的東西。』

而最後,終於也獲得了家人的肯定,這真的很重要。
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不過,卻才正要起步,正確來說是,起步沒多久。
 
一年半,說長不長卻也不短的時間,卻是發生了最多事情的一陣子。 
所有情緒在一個人身上全部顯露過的,也很不容易。
情緒的過度期內,也是因為那個人所以才變化的。
不知不覺,一點一滴,一直到徹底跟對方切斷關係為止。

一路上看過來的V姊姊、Six、天城哥、Hanyu,還有我最好的兩位摯友。
我都要跟你們說聲謝謝。

在那段期間,不管是已經熬過之前的時期、還是之後。
總之,要不是有你們的鼓勵,其實我真的很難走到這一步。
純興趣,若不因為只是單純興趣,也不會想當成職業。
看似簡單,短短幾句話。
但在這一年半裡面,能夠做到,能夠完成,真的讓人感到雀躍不已。
 

說歸說,倘若當初不是因為那個人,也不會造就之後的任何決心和覺悟。
儘管如此,再怎麼憎惡,終究是個起始,是劫也是因。
 
也許很不屑,也許很心冷,種種情緒浮現的時候,曾經也是很感謝那個人的。
如今,再說一次簡單兩字感謝,也是應該的,或許吧
 

 
這篇僅此紀念。